渴望(轻H)

+A -A

    但他够不到。

    他如今却化作了一捧春水,任由自己被墨菲特把玩操弄,任君采撷。

    刚才的场景让墨菲特差点窒息。

    他不能释放,他无法释放。

    [嗯……想……]

    墨菲特第一次在零号囚笼里强迫他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没有防备地护住要害,却被墨菲特拉开了修长有力的双腿。

    因为他水漫金山的后穴依然空虚而冰冷,犹如从未有人涉足的地下长河,亘古千年都未得到充分的开发,在安静里寂寞到毁灭。

    他哑着声音,低沉地哄诱道:[想要它吗?]

    薄薄的一层茧子在敏感的肉棒肌肤上来回摩擦,几乎令肉棒的颜色从粉嫩变成了糜烂的艳红。

    他胸前的两点肆无忌惮地在交错的藤蔓边缘来回摩擦,无力地侧身伸出一只手,试图去勾到,去抓住墨菲特硬得发疼青筋若隐若现的下体。

    他快要忍到爆炸了。

    他直接就着夏礼的战斗动作侵犯了他。

    夏礼无意识地踹掉了到脚踝的碍事裤子,岔开了双腿,弯曲膝盖,任由最细腻滑嫩的大腿内侧坐在了藤蔓之上,后穴的液体早已控制不住地淌了出来,带着浓郁的诱导信息素滴落在墨绿的柔软藤蔓表面,湿透了。

    可惜墨菲特透过藤蔓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夏礼的另外一只手——握过不计其数刀剑枪炮的手——它正在巢穴摇篮之内,握着自己坚挺不肯释放的肉棒,手法并不熟练地抚慰它。

    紧接着墨菲特就拉下了夏礼的裤子,触手就是典型禁欲血族冰凉的肉体。

    墨菲特抽掉皮带,拉下了自己的裤子,释放了那只面目狰狞,看起来就非常致命的凶兽。

    夏礼被进入的突然,连动作都凝滞了,几乎刹那就从上风被人按到了身下,狠狠地挺干。墨菲特的动作太快了,夏礼还试图还手,但墨菲特直接将皮带捆绑住了夏礼的双手,伴随着一个挺身,将他整个人都举高双手半提了起来。

    那个姿势的夏礼完全可以对墨菲特使用拧体绞杀,但是墨菲特做出了完全出乎意料的动作——他瞬间就解开了夏礼的皮带扣,[哗啦]一声,那条可以用作武器的结实皮带就被抽走了。

    他睁着妖艳而失神的双眼,渴望地盯着墨菲特。

    夏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只昂扬着巨首的致命凶兽,喉结滑动,显然已经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夏礼的身体很敏感。

    墨菲特静静地站在躁动不安的夏礼面前,如果不是他快要爆炸的下身的话,大概大家会以为他真的只是在询问问题。

    他重新点亮那一盏又一盏的密室灯火,这才从满身银粉变成光点都浑然不觉的夏礼为了引诱他而制造的绝对惊艳当中脱离出来。

    [我……]

    但是,在真的对夏礼做些什么之前,他必须完成仪式。

    [你想要我,对吗?]

    这就是阴影议会的[狼王],插在教廷心上的那柄冷硬尖刀。

    夏礼的眼眸眯了眯,含着泪,怯生生地摆出恰到好处的姿势,修长脆弱对血族有致命吸引力的脖颈,雪白常年不见天日的脊背与肩膀,苍白肌肤之下能一道又一道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流畅肌肉,仿佛能盛上一汪琥珀光的锁骨颈窝……墨菲特觉得自己要疯了。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性幻想被外人操,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舔了一个半月的处女逼和屁眼处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欢乐牛逼武侠梦》
如果您喜欢【老司机小说】,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