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东西们

+A -A

    潇述来了兴趣:“什么东西,拿出来遛遛。”

    能感受到一个翻身压倒的可能不止是老婆还得挨一爪子的辛酸吗?

    潇太子陷入了沉思。

    潇述:“噗——”

    卧槽,太他妈的惊悚了。

    紫荆胳膊肘一顶,把猪一样的Alpha怼下了床。

    没想到江雾这厮居然脸红了:“我家那口子就喜欢这些……”

    什么跳蛋、尾巴肛塞、情趣内衣都是正常操作,那一套拘束套装和调教鞭才是……包装外壳上为什么印着调教猛男的图片啊???!

    因为他老婆那只成了精的肥猫高级灰。

    嗯……首先,要想实施所有计划的前提,是想办法把高级灰给撵了。

    潇述一脸冷漠:“没起。”

    江雾:“挺好的,不愧是嫂子。大名儿咧?”

    嗯?“小礼物”?

    “卧槽……你、你家Omega,嗯……这么凶猛?”大Alpha潇述三观崩裂。

    “这size……一看就是你的种啊哥们儿!”眉飞色舞地感慨完,江雾吹了个口哨,“炫酷!”

    潇述挑挑眉,打开盒子。

    此时楼下玩大象玩得开心的小米糕终于发现客厅里只剩自己了。小朋友愣了一会儿,当委屈值摇条摇满后,爆发出可怕的哭声。

    “卧槽,”江雾也是自从潇述结婚就没怎么看见他,进了门一见狐朋就忍不住感慨万千,“阿述啊你身上这奶味儿都快把你原来的人渣味儿盖没了!呦——啧啧啧,真香!你儿子的味道还是嫂子的味道?”

    “沈粼说我穿这身皮带特别可爱……”江雾一脸羞涩。

    里面的内容差点闪瞎了他的狗眼。

    小朋友不给面子地笑起来,在老爹怀里扭啊扭。

    说多了都他妈是眼泪。

    ……

    潇述:“小荆起了个小名儿,叫他小米糕。”

    潇述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的狗子。

    然后紫荆醒了。

    兄弟们,你们能感受到老二差点被诡异的猫叫吓软的憋屈吗?

    以前,只要小米糕睡着了,他还是有机会和老婆温存一下的,现在这只肥猫几乎夜夜宿在紫荆的床头。

    “咋样,你的大儿子,名字起没?”

    心事重重的潇太子晚上睡觉做了噩梦,梦见他被绑在手术台上剁屌。

    屁股后面戳着的东西太猖狂了,谁睡得着谁是猪。

    赶走了沦为炫O狂魔的江狗,潇述把一盒子小道具藏进了书房保险箱。

    怎么办呢……

    江雾有点得意:“沈哥的腹肌可帅了好吗!等我们结婚了,给你和嫂子发喜帖!”

    江雾有点委屈:“阿述你踢我干嘛……我本来想着你刚结婚还没时间去度蜜月,给你送了点小礼物安慰安慰你……真是有了儿子忘了狗子……”

    江雾飞快地收回了委屈的表情,眼神变贱,“小朋友回避一下。”

    最近潇太子有点烦闷。

    江雾动作夸张地后躲,结果一屁股坐在小米糕的发声玩具上,发出【哔——】的一声。

    小米糕刚刚吃奶吃了半饱,看见陌生人在这儿好奇的很,怎么哄都不肯再继续吃。

    潇太子一下子从美妙的妄想中跌落凡尘,认命地狂奔下楼。

    “祖宗……来了祖宗!嘘嘘嘘!乖啊乖啊,别吵爸爸睡觉……”

    潇述麻利地把小米糕和他抓着不放的大象布偶一起塞进了摇篮,放下了罩子。

    江雾带了个丑萌丑萌的大象布偶来,放在小米糕面前逗他。

    心塞的潇太子独自难受了许久,终于想起了自己狐朋狗友中的狗友——江雾。(不记得此人的观众朋友请看第二章)

    潇太子连忙抱过睡在身旁的老婆,闻闻香香的水仙花信息素,感觉到裤裆里的家伙精神抖擞地抬起头,并没有被剁掉后,又心满意足地抱着老婆睡着了。

    江雾拿出一个盒子,低调内敛的黑色,上面绑着桃色的丝带。

    “哇啊啊啊啊!!!”

    江雾趁其不备撩开了小米糕的纸尿裤,然后在潇太子的死亡凝视中又“卧槽”了一回。

    右手奶瓶左手儿子的潇太子:“……”他现在只想把奶瓶和儿子都砸江雾的狗头上。

    潇述踢了他一脚:“我他妈还以为你能说出个什么屁来!”

    小孩子对大象的长鼻子特别感兴趣,小手一伸揪着不放,嘴里咿咿呀呀的,看着可乐呵。

    潇述记得江雾前不久也找了个对象,一个看上去气质很温和的Omega。当时他还惊讶江雾这种货色居然会被温柔贤惠型的人制服,没想到那个Omega居然这么重口味……

    “来吧!”

    江雾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也对啊,起学名,是该郑重一点儿……那你慢慢想吧!”

    潇·风中凌乱·太子:“……”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1】
推荐阅读: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性幻想被外人操,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舔了一个半月的处女逼和屁眼处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欢乐牛逼武侠梦》
如果您喜欢【老司机小说】,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